数百万个销往非洲的中国番茄罐头,以诈欺堆起庞大商机

2020-07-12

数百万个销往非洲的中国番茄罐头,以诈欺堆起庞大商机

在天津的金土地时,我发现该罐头工厂会在番茄糊里面掺入一些比番茄便宜的添加物。有几位专家向我表示他们也知道中国厂商的这种做法。但我还想要调查的是这种诈骗手法的普遍程度。巴黎国际食品展是梦寐以求的机会,让我可以取得这些资讯──因为中国所有大型罐头工厂都有在这里设摊位。「中国企业经常出席巴黎国际食品展,因为这个场合非洲经销商也从不缺席,」乌拉圭的贸易商胡安.荷西.阿梅札加对我说。「想在非洲从事的农产食品贸易,巴黎国际食品展是一个必须朝圣的地方。」

我的目的很简单:接近中国罐头工厂,查出他们在非洲的商业手法。因此,我必须从他们的业务口中获悉内情。但是要怎幺做才能让他们卸下心防,对一个记者侃侃而谈,将他们的祕密娓娓道来呢[1]?凭什幺要中国罐头工厂坦承他们包装的不是番茄糊,而是别的原料呢?这不太可能。因此我决定设局引诱中国罐头工厂。

两天以来,我在展场里把準备好的说词,对番茄产业里的每个中国人说,一摊接着一摊。我的诡计奏效了,而且很快地演变成像一盘海战棋。展场平面图的摊位表先是画了一些圈圈,后来又加入了叉叉。我有系统地把中国摊位全部扫了一遍,就为了要拿到宣传手册和收集样品。

「你们是专门经营番茄糊罐头的吗?我们家族三代以来都在加彭有投资;我们在那里的事业相当活跃,尤其是罐头进出口这部分。我们想要投资番茄糊这个市场。我来参加巴黎国际食品展,就是想要多了解一下这项生意,看看有没有什幺机会。你们在中国哪里设厂?有没有什幺可以给我建议的?」

鱼饵放出去了,接着就只需要仔细聆听这些中国罐头厂商的回答。「我们会根据你的需求提供不同品质的产品,」这是最普遍、也是最制式的回答。这些「品质」在中国厂商的价格等级通常分成 A、B、C 等,依此类推。然而,事实上,我很快就理解,这不是罐头里面的番茄糊品质的等级,而是实际含真正番茄糊的比例多寡。

A 品质是比例最高的,但实际比例有多少又依各家中国罐头厂的做法而有所不同。其他等级的品质,番茄糊的比例则逐渐减少。我交涉的 15 家中国企业当中,也就是这领域里的所有主要厂商(外销小罐番茄糊到非洲的工厂),没有一家在非洲市场卖的是纯正无掺杂的产品。假若标籤又没有标示这些添加物,那就算是严重的违法诈欺了。然而,我在巴黎国际食品展所蒐集到的样品,没有一家有标明添加物。对于我上门攀谈的那些主要中国罐头厂来说,这样的做法很普遍。

然而,中国罐头业务的说明理由并非千篇一律。有些业务对他们公司的做法相当坦率,很有诚意地对一个潜在客户说明产业内幕(当然是希望我很快成为他们的顾客);但是也有一些业务不诚实到令人震惊的程度。我很快就理解,他们试图利用我表现出的天真无知想要拐骗我上当。我并没有任由他们摆布,而是对他们步步进逼追问下去。于是,我发现了他们所有「良心程度」不一的话术谎言。

品质 D:「我们会把义大利国旗放在罐头上,让大家联想到义大利是番茄王国。」

品质 C:「我们的品质是市场上最好的之一,要不要嚐嚐看?」

品质 B:「你看看(一边打开罐头)。看到了没?番茄糊的颜色非常漂亮吧?(其实色泽暗沉)非洲人都喜欢这种的。」

品质 A:「添加澱粉或黄豆并不违法,不,这不会标示在标籤上面。没关係的,大家都这幺做。」

在所有的中国罐头业务代表当中,我认识了一位「美食家」:「有些人喜欢我们添加澱粉,也有人喜欢加入黄豆或是胡萝蔔粉。我们会迎合非洲消费者的喜好。」我也遇见一位谨慎型的供应商:「刚开始合作生意的时候,我们只提供 A 品质的货,即便只是为了先看看这样是否行得通。如果你只买几个货柜,我们就无法给你折扣。不过,如果慢慢地彼此有了信任,或者你订了比较大的量,我们就会找到方法降价,比方说添加澱粉……。」

也有那种务实型的业务:「不,不,真的,要销售到加彭的话,我拿 A 品质的样品给你看也没有用。你拿这个。(用力把罐头放在柜檯上)这个是最便宜的货。加彭需要的就是这种的。」我再三要求,说我还是想要一个 A 品质的样品。「不、不,加彭不卖其它的,」他斩钉截铁说道。

A 品质或许是他们最好的番茄糊,但没有任何一家中国供应商敢说 A 品质就是纯的番茄糊。「广州港口的检验比天津或上海还要严格,」一位自称该产业乖乖牌的业务跟我说:他的罐头只含 5% 的澱粉。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这是商业话术吗?公司简章上用中文、英文、阿拉伯文,还有一些粗浅的法文,说明公司每年製造超过 30 亿个罐头。册子上面很自豪地写着「番茄糊的番茄都来自『没有汙染的农园』」。

该罐头公司也声称,他们是中国南方唯一一家从上游到下游完全掌控产品生产的公司,从产地到最后出货都是。」或许你可以说我是在疑神疑鬼,不过这段文字让我想起另一段话,而且更加诗情画意,那是一家位于河北、离天津不远的公司简介:「我们选用新疆的番茄,因为新疆是好地方,土地肥沃。」简章上这幺写着。「这里的土壤没有受到汙染,水都是来自融化的雪水,夕阳也很美。」虽然这家公司的番茄罐头标示公然说谎,宣称原料只有番茄和盐,但业务倒是非常坦率:「我们的罐头不贵,因为它们只含 45%的番茄糊,这是非洲市场的平均值。」

45% 的番茄糊、掺杂 55% 的添加物……后来,我撰写迦纳的报导时发现,一家中国厂商的罐头只用了 31% 的番茄糊,其它 69% 是添加物。数百万个中国罐头上的标籤都说明成分只含番茄和少许的盐;实情却是,内容物根本未达标籤所宣称成分的一半。

每次我手里拿着样品,离开巴黎国际食品展的其中一个摊位,总是不由自主地盯着这些产品;碰触到这些铁製冰冷的罐头,让我感觉到震惊与不适:山寨罐头已经彻底取代了原本的商品。

如此大规模的乱象是如何在短短几年内成为整个非洲大陆,或至少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常态呢?

中国企业喜欢在简章上放地图,志得意满地用红点标出为数众多的外销国家。非洲大陆呈现满江红。

随着我在中国的调查,到现在冒充番茄糊进口商,混入巴黎国际食品展,接近中国罐头商,我发现这类丑闻内幕从来没有被调查过。这场骗局时至今日关係到非洲好几亿个消费者。根据众多全球番茄产业链的专家,中国当局对这些违法情事其实是知情的,但是他们刻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以免破坏了其罐头产业的「竞争力」。

这种如今相当普遍的做法也让人联想起 19 世纪世界各地罐头工厂的做法;那个时候,食品卫生法令还不存在,食用罐头而中毒的事件时有耳闻。中国罐头产业的业务宣称他们使用的添加物不具毒性。然而,近几年在奈及利亚,国家反仿冒局已经检验出某些在非洲贩售的番茄糊罐头具有毒性。

注释
[1] 2012年7月,一篇报导提到专营非洲市场的欧洲番茄糊出口商,抱怨中国的「再包装工厂」从事不正当竞争,让掺了杂质又混入植物纤维的「加料」番茄糊流入市面上。